AZUSA 稱呼阿醬就可以了
主頁多王喻 葉藍 周翔
王杰希女友粉 | 請多指教

噗浪 | tiffy_08

【授权汉化】【カラトド】胆小鬼恋爱

Oh!So much!:

#授权汉化#


原小说:弱虫アムール  by  9


原地址:http://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6401203


喜欢该作品请移步上述地址给作者打分。








胆小鬼恋爱


 


 


 


 


 


啊,一等星*。


我把目光从夕阳与夜色互相交织的不伦不类的天空中移向空松哥哥。


镶满亮片的短裤发出闪亮的痛光。对着那发出比星星还明亮的光芒的裤子,我皱了皱眉头。


比起这个。


要一直这样持续到什么时候啊。


(注:一等星指亮度最亮的星星)


 


 


打小钢珠输了个精光、


啊啊,如果在那时候停下就好了,每次都会这么后悔地咋舌,正走着路,空松哥哥发来了LINE。


 


请到,平时的公园来。


 


这个人究竟要把小时候经常玩耍的公园归到平时这个分类到什么时候啊。而且这个敬语是怎么回事。好可疑。


因为是哥哥发来的一直都是无视的,但是那个时候心情十分不好,想着对了就让哥哥请我吃点儿什么发泄压力吧,以这样的心情回复了OK。


 


我现在十分后悔做的这个决定。


 


遇到哥哥之后过了多久呢。至少,给了我咖啡,让我坐在长椅上已经过去了一个多小时。


连发出吵闹声的小学生都已经回家,现在只剩下我们两个。


 


 


真是的,搞什么啊。


是不是做了什么见不得其他兄弟的事情


没有办法回家了啊。


然后就想让毫不知情的我来站在他那边。


哥哥也有着自己不说出口的固执。被动又笨拙。


明明如此,脸上的表情却与嘴上不同超级烦人


明摆着表现出来扭扭捏捏想和我说什么、很紧张、想让我帮忙的表情,让人感到厌烦。


 


 


啊——。真是没办法。


 


“所以,什么事”


 


根据事情的内容也不是不可以帮一回空松哥哥,虽然借他的人情我会记住的。


 


“啊、那个啊。椴、椴椴、椴松”


“结巴好恶心”


“…呜…”


好像没有平时可以说出带有痛感的发言的余裕。


“那个”


“什么”


“那个啊”


“所以到底是什么啊”


“椴、椴松”


“什么”


“嗯……”


“什么。你不快点儿的话我要回去了”


“呜呜…那我会伤脑筋”


“那就快点儿”


“我、我我我我我、我我”


“我?”


 


 


“我、我喜欢你……!”


 


 


哈?


 


 


 


——————————————————————————


 


 


我们六胞胎在小时候,曾有分为两两一组一起行动的时候。


 


小松哥哥和轻松哥哥。


一松哥哥和十四松哥哥。


 


然后是我和空松哥哥。


 


小松哥哥和轻松哥哥当时是远近闻名的恶童组合,一直在一起到处恶作剧。


大概,互相都是喜欢有趣的事情,觉得开心就可以了。


两人维持着很好的平衡,只要聚在一起就是最强的不败组合。


 


然后,一松哥哥和十四松哥哥在一起也是很理所当然的。


虽然与现在相比有些难以置信,不过那个时候的一松哥哥十分认真而且擅于照顾人。


另一边,十四松哥哥十分柔弱但率直。一松哥哥是放心不下这样的十四松哥哥吧。


 


两人是一体。


在一起才是最好的。


这才是搭档。


 


 


但是,我和空松哥哥不是的。


虽然空松哥哥比较容易被挑衅而且急性子,我则是兴趣是收集玻璃珠的比较悠哉的家伙。虽然如果要打架的话也会打到底的。


所以我认为我们是正好相反的类型。


是哪边都算不进去的多余的人。


这样的两个人组在了一起。


我是这样感觉的。


 


所以我和空松哥哥稍微有些不一样。


不是以自身的意愿而在一起的。


 


空松哥哥竟然会喜欢我。


简直无法相信。


 


 


“说到底、空松哥哥是喜欢我?”


“看起来是”


“看起来是,是什么啦。


我们是兄弟啊,也都是男的啊”


“是啊。我也烦恼了”


“是吧。不然的话脑袋也太空了吧”


“椴松不相信我说的话吗?”


“那肯定的吧。


你让我去相信这个才是勉强吧”


“嗯——。是吗”


“是啊”


“不通人情的小椴”


“杀了你哦”


 


什么啊这家伙。是因为说完了想说的话所以不再紧张了吗,看着用手托着下巴烦恼的空松哥哥,我不禁叹了口气。


让我等了这么久要说的就是这个吗。


太傻了。


甚至觉得担心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的自己有些可怜了。大概,是和哥哥他们打赌输了才会被让做这件事吧。


 


“真是的。因为你原来是话剧社的所以怎么也该明白吧。而且把这种事当真的才奇怪吧”


把刚刚那奇怪的紧张感还给我。


 


“就那么无法相信吗?”


“信了也没什么好处吧。小松哥哥他们躲在后面呢吧。出来吧。


刚刚还因为输了小钢珠而失落呢真是糟透了”


“…小松他们不在哦”


“骗人”


“没有骗你。要怎么你才会相信我”


“怎么可能相信谎言是真话啊”


 


 


对一直咬住不放的空松哥哥感到十分焦躁。烦人的笑话与闹剧十分无聊。将喝干的饮料罐扔进垃圾箱之后站了起来。


 


“…我回去了”


“诶诶,等等!等一下啊椴松!”


空松哥哥好像很慌张地举起一只手,然后发出“啊!!”的一声大叫。吵死了。我被卷入这样的事情已经心情差到极点了。


 


“那么!我说了一百次喜欢的话你就相信我!!!”


 


“哈?你在说什么啊”


 


“因为你不相信我啊。


对于不懂风情的小猫咪只有给予许多的情书了”


 


 


生锈的滑梯,在风中摇曳的秋千。


穿着黑色皮革夹克的很痛的男人与和那个男人长得很像的我。


 


用手作出手枪的动作并BANG地击中我的空松哥哥,笑着说游戏开始了。


 


 


 


————————————————————————


 


 


 


哥哥的恶作剧每两三天就会进行一次。


擦肩而过的时候。有时候是情书。


一起去钓鱼的时候。


每次都瞄准只有两人独处的时候,空松哥哥会向我告白。


 


我喜欢你。


Love sweet椴松。


成为我的所有物吧。


 


实在是太过火的玩笑了。


也许,只是幻想着一生都不会到来的空松girl出现的那天,在用我做着练习。


太人渣了。人渣松。


从那空空如也的脑子里不断涌出的告白节目让我十分惊讶。


面对这样大量的告白只会感到背后发凉的可笑的故事。


 


 


致心爱的椴松。


我为何如此罪孽深重。


连向神明祈祷都不被允许的重罪的恋爱。


也许这impure的恋爱会让世界与我们为敌。


但是!


我不这么认为!


如果认为这份感情是罪责的话那才是真正的guilty!


就算与全世界为敌


我也会保护椴松。


 


 


好痛。太痛了。因为太痛了全身的骨头都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好像快要断了。


就以这样的东西就算亿分之一,真的有空松girl出现了的话也会以刷新世界纪录的速度逃跑吧。这样随意加进去的英语也让人看着火大。


 


 


而且最重要的。


————二十二次。


 


 


十分认真地数着的我自己也让人感到火大。


 


 


“真是的,还挺能干的啊”


 


我把那个情书藏在了抽屉的角落里。


 


 


没有什么特别的意思。


 


只是,将这个注定成为黑历史的玩笑


留到不久之后可以用来当做威胁的他的把柄。


 


 


仅此而已。


 


 


 


————————————————————————————


 


 


 


空松哥哥的告白,超过了八十次。


认真到令人害怕。


夏天结束,秋天到来。从那样的季节开始,而现在已经完全进入了冬天。


十二月二十四日。


见是一年中最觉得自己渺小的一天。


因为我不是基督教徒所以和我无关。只是neet的普通的一天。


 


“真是部好电影啊!椴松!”


 


那为什么又要和空松哥哥来看电影啊。


而且还是少女漫画为原作的甜甜蜜蜜的恋爱电影。要看的话也应该和女孩子一起看啊。


在周围都是因为圣诞节而躁动不堪的情侣的情况下身边的男人坐下的时候,


——旁边的人啊。脸长得好像啊?是双胞胎吗。连圣诞节也一起还真是关系好到恶心啊。


吐出这样蔑视的话,真是心情糟糕到极点。虽然电影还算不错。我也不讨厌可以让人产生幻想的恋爱电影。


 


“是啊”


可恶,好空虚。


 


从空松哥哥开始这个百次告白大作战之后,虽然不情愿,但和空松哥哥一起的机会增加了。每当这时我就会想起还和空松哥哥是搭档的过去。六人是一体。你是我我是你的我们渐渐开始有了自己的个性,我自然不必说,而空松哥哥也在种种方面产生了变化。不再会毫无理由地生气,


变成了众所周知的只会耍帅的自恋狂。太过遗憾了。


 


我明明觉得以前的他反而比较帅。


 


 


虽然会打架,但是不像小松哥哥或是轻松哥哥那么强的我,因为打输而哭泣是常有的事情。


在这种时候,每次都是空松哥哥暴跳如雷地去替我报仇。


不过,空松哥哥虽然是个急脾气而且容易被挑衅,却算不上很强。所以基本结果都是后来小松哥哥和轻松哥哥去报仇。


但是为什么呢。说着“你们对椴松做了什么!!!”而替我发脾气的空松,我并不讨厌。


然而为什么要变成这样呢。那个帅气的令我憧憬的空松去哪里了。


会一直说着很痛的话语然后沉醉于帅气的自己的空松哥哥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呢。


那个时候的空松,和被欺负到泪眼汪汪的空松哥哥简直是判若两人。


 


 


“…椴松?”


“啊!抱歉!…怎么办?要回去了吗?”


“…不。在咖啡店稍微休息一下吧。


我还想和你多呆一会儿”


“…我已经吐槽累了”


“诶”


 


随随便便就说出这样的话。所以很痛啊。


 


 


 


买了花絮集之后一起去了车站前的咖啡店。


是有着圣诞节限定的圣诞老人拿铁拉花的可爱的小店。


“啊——怎么办,好犹豫”


“哪两个?”


“这个巧克力的和这个芝士的。


虽然一直都吃芝士蛋糕,但是这个巧克力的是圣诞节限定啊。上面的装饰是糖果做的雪人”


“那就各点一个然后分着吃吧”


“诶,可以吗?”


“我也不是很喜欢甜的东西。


能吃到两种很划算啊”


骗人。空松哥哥明明很喜欢吃甜食,每次家里的布丁战争都会比平时更加卖力一些。


“……谢谢”


“这都是为了喜欢的人嘛”


“好痛啊”


……第八十九次。


 


 


 


拿铁拉花描绘的是跳着舞的圣诞老人,可爱到不忍心喝。芝士蛋糕一如既往的美味,上面用巧克力写着“圣诞快乐!”,让人感觉到了节日的气氛。当然,巧克力蛋糕也好吃到不后悔点了。看着空松哥哥不知该从哪里下口的犹犹豫豫的样子笑了。这个人真的是没救。


把圣诞节的蛋糕拍下来上传到SNS上面的话一定会有很多人点赞吧。好不容易过了比较时髦的一天。


和轻松哥哥一起来的话肯定会说女孩子太多呆不下去之类的话,搞得无法好好享受;十四松哥哥的话会在另一种意义上呆不下去。小松哥哥又吵又粗俗。一松哥哥简直不列入考虑范围。


这么想的话,空松哥哥反而是最好的一个。虽然会说很多很痛的发言但是没有危害,服装也……因为今天穿的是和我一起买东西时候选的衣服所以没关系。


而且,虽然很不甘心,可能是因为呆了很久吗,反而冷静下来了。


 


——椴松。你最近和空松关系不错嘛。


 


最近经常在一起的频率高到小松哥哥会笑着说关系好就好的程度。我自己心里也明白。


 


不这样的话。在闲在家里的neet有六个人的环境下,变成两人独处被告白上八九次的机会几乎不会有而已。


 


 


 


“今天好开心啊”


“是啊”


那之后在服装店里闲逛了一阵子。虽然说没有什么实质的内容,但是没有觉得无聊。对空松哥哥的话也能认同。


“今年也会大家一起开圣诞节排队吧?”


“看起来是啊”


“毕竟礼物也已经准备好了呢”


“去年是AV来着吧”


“太过分了啊。本来是想作为将来的笑料的结果全都撞梗。


啊差不多该回家了呢”


我从口袋中拿出手机看着空松哥哥。


 


“不,再稍等一下。可以吗”


 


 


 


被空松哥哥拉着手,穿过大大的圣诞树和彩灯装饰来到了小巷里。无法反抗用力拉着我的空松哥哥的手,明明是同样的基因却有这样的差距让人感到不爽。


 


“什么?等一下!什么?”


“抱歉。因为觉得你在人前被看到会觉得丢脸”


“不是说这个!不是说这个啊!”


 


对这个无厘头的理解能力感到无力。


 


“无论如何都想告诉你我喜欢你”


 


九十。


 


“再次,今天十分感谢。因为真的很开心所以感觉时间过得很快。虽然和椴松在一起时间总是过得飞快,但是今天过得尤其快。


一直以来都有些害羞所以用那样诗意的话来传达的。但是今天想要好好地告诉你一次。


 


我喜欢你,椴松。


果然无论如何都喜欢你”


 


九十一。九十二。


再有八次就到一百次了。


 


意外地转眼就到了。


原以为是恶搞、不怀好意的玩笑的告白,马上就要面临结束了。


 


同是男性,近亲。


明明只有不好的事情明明不可以接受的,但是我。


不知不觉间。不知不觉间。


心脏扑通扑通地吵死了。为什么。最开始明明不是这样的。最初只是觉得“哈?”然后从心底拒绝着的啊。为什么。等发觉过来已经这样。无法理喻。


看到空松哥哥说着喜欢的嘴会紧张。那远比我有力的手掌在我脑中挥之不去。


 


不是。才不是。不是喜欢。


 


“本来啊,我没有想说的。但是有些忍不住了。


因为,椴松不是说我很好懂吗?


椴松很会观察人所以这件事暴露也是时间的问题。


想着那样的话就自己开口说吧,将这份心意用语言传达给你”


 


“椴松很温柔啊。


明明是兄弟,是男人。没有说我恶心然后否定我,谢谢你。


也感谢你没有躲着我”


 


别说了。别说了。别再说了。


 


“谢谢你一直耐心地听我说”


 


“谢谢你让我说了我喜欢你”


 


别说了。够了别再说了。


 


“我爱你”


 


“都说了别再说了!”


 


“…椴松?”


 


“真的是恶心到无法忍受啊!!是不是笨蛋啊!


当然会觉得恶心啊!


亲哥哥!和自己长得一样的人来跟自己告白!当然会奇怪了!!吓到我了啊!太滑稽了!


我一直在想你究竟什么时候会来说!


从觉得你好像是认真的之后每天每天都奇怪到不能自已!!!没有躲开你是因为想看你出洋相啊!喜欢着亲弟弟的哥哥!像个傻瓜一样恶心啊!!!”


 


话一出口就停不下来了。


为什么啊。明明不是想说这种事情的。明明无论怎么说今天一天都很开心。


想着他也许考虑了很久约会的行程,还因为这件事稍稍感到有些开心。


 


我也明白自己应该笑着说今天谢谢你。


 


但是为什么。会说这种想都没想过的话呢。


 


 


 


“…椴松你。一直都是这么想的吗”


 


 


“…是啊”


 


我没这么想。


 


 


“…是吗。至今为止给你留下了不好的回忆真是抱歉。


 


 


……我先回去了。天气很冷注意别感冒”


 


 


是傻瓜吗。是傻瓜吗。


为什么不责怪我啊。


太奇怪了吧。我可是践踏了空松哥哥的心意还嘲笑了你啊。说着别开玩笑了然后打我一顿啊。说“去死!”然后把我踢飞啊。


 


为什么是空松哥哥道歉啊。


不要摆出那样悲伤的笑脸然后离开啊。


 


 


好痛。好痛。心脏好痛。


明明是想要当作以防万一时的材料的。


明明应该是用来威胁的把柄的。明明一直对这个告白感到嫌弃的。明明只觉得无聊。所以,像这样看到空松哥哥受伤的表情,明明应该为终于结束而感到高兴的。明明应该笑着说这是报平时的仇。


 


 


明明是,明明是自己做的事情。


眼泪却停不下来。


 


 


——今年没有举办圣诞节派对。


 


 


 


————————————————————————


 


 


 


空松哥哥开始躲着我了。


那之后,擦干眼泪回到家里


在垃圾桶里看到了被揉得乱七八糟的玫瑰花束。


会准备这样的花束的只有空松哥哥,想到这一点胸口就一阵闷痛。


 


 


看到最近一直被认为关系好的我们现在互相一句话也不说,


连兄弟们都开始担心起来了。


倒不如说,兄弟之中最温柔的空松哥哥和特定的某个人不说话还是至今为止第一次,大家也都明白了这回的严重性。平时总是不经意间空松哥哥就不知出门去了哪里。吃饭的时候、去澡堂的时候、睡觉的时候。除了最低限度之外都没有和空松哥哥一起。


 


 


“怎么了,你们两个”


 


到了新年,大街小巷都被染上了过年的喜庆气氛的时候也没有改善。这是当然的。我也知道这一点。


 


“…是我不对”


“很少见嘛,椴松竟然会说这种话”


 


小松哥哥和轻松哥哥和我。家中只有三个人的时候轻松哥哥开了口。


 


“我也会有觉得自己做错了的时候啊”


“看起来是做得太过分了啊”


 


真失礼,我也会有反省的时候啊。


小松哥哥和轻松哥哥,在六胞胎中尤其重视兄弟之间的羁绊,所以像这样吵架(虽然这次不知道应不应该这么说)的时间拖得太长了之后,就一定会两个人一起来劝架。不需要的关心。


不过餐桌上的氛围很糟糕,一直住在一起也理所当然会注意到我们之间显而易见的态度。或许这次两个人还是等了一阵子也说不定。平常都是毫无顾虑、开门见山地插手的,展现出来了原本不应该存在于这两个人身上的关心。这么一想,就把“和哥哥你们没关系吧”这句话吞进肚子里,我乖乖点了点头。


 


“算是……吧”


“这样啊。但是啊,如果是空松的话。好好道歉一定会原谅你的!


空松他从以前开始就对你特别温柔所以没问题的”


“是吗。但是我觉得这次他不会原谅我的”


“才没有那回事吧”


“我做到了那个程度啊。做了不可以对哥哥做的事情。这次狠狠地伤害了他呢。但是,这样就好。除了这样之外也别无他法了”


“哈?摆出那样的脸还真能说啊”


“怎样的脸?”


“圣诞节回家的空松和椴松,脸上的表情很像啊。都是用一副快要哭出来的表情看着对方。稍微考虑一下被夹在中间的我们啊,喂”


“……唔,啊。…对不起”


“因为一直被宠着被温柔对待,这次就由你去和好也不错吧。你现在脸上不是这样就好的表情哦,椴松”


“你也有一直被呵护的自觉吧?”


 


看着只能敷衍地点着头的我,小松哥哥一边包着手中的橘子一边发着牢骚。


是啊。一直是那样的。


空松哥哥一直对我很温柔。


比其他人都要悠闲,等着被向前横冲直撞的兄弟抛下的我的,一直是空松哥哥。


偷偷把自己的那份分给输了点心争夺战的我的也是空松哥哥。


会想办法讨又卑劣又麻烦的我开心的也是空松哥哥。


 


“你明白的吧?”


“…嗯”


“一直都是他先低头嘛。就这一次,你去说吧。


那家伙,很在乎你哦。


空松那家伙,超级低落的。


你啊,是他的搭档所以懂的吧?”


“嗯”


“那可是一个只要被椴松说一句话就可以振作起来的单纯的傻瓜哦?不觉得感到不安的那边才是笨蛋吗?


虽然我们不知道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虽然很在意不过就不追问了。


这次就你先让步吧。要让空松等到什么时候啊。你啊,跟空松一样在奇怪的地方固执得很。拿出勇气来啊笨蛋。所以说童贞啊”


“嗯、嗯”


 


“啊啊。没有椴松的毒舌总是感觉哪里不对劲啊。”


 


“谢谢!我去去就回!混蛋童贞松哥哥们!!”


 


“刚说完就来啊这家伙”


 


 


 


——————————————————————————


 


 


 


跑起来。跑起来。跑起来。


心脏扑通扑通直跳的声音传遍了全身。


像这样跑是时隔多久了呢。


高中毕业之后像这样拼尽全力跑的机会基本没有了啊。


 


我到底在害怕些什么呢。


我在这九十三次的告白期间变得害怕什么了呢。


 


我和空松哥哥曾是搭档。


我和哥哥是正相反的存在,我一直觉得我们是同样作为被剩下的被拼凑在一起。


 


但是,真正多余的是我。


如果没有哥哥的话,我就会轻易地被那些兄弟们抛下。


就算跌倒了也没有人会


没事吧?


说着这样的话伸出手。


会落得玩着玻璃弹球等待大家回来、抛出飞机模型也只能自己捡回来的寂寞的回忆吧。


 


所以,空松哥哥对我来说是特别的。


空松哥哥从五人之中选择了我,将自己的背后交给了最弱的我,让我十分开心、骄傲。


去找弄哭我的狗报仇的空松哥哥在我眼中是闪闪发亮的。


 


也被那只狗弄哭回来的哥哥


是我的不争气的英雄。


 


空松哥哥变了。会立刻就哭,也会说奇怪的事情,也不容易被挑衅了。但是最根本的东西什么都没有变。


 


会等着我。


圣诞节的蛋糕,明明自己也很喜欢但是在对半分的时候把几乎全部都给我了。


会配合我的步调。


一直都向我伸出手。


 


 


真正变了的是我。


握住空松哥哥伸出来的手会让我觉得丢脸,所以就推开了它。


对逐渐发生的变化感到恐惧,和空松哥哥不同的地方越来越明显而害怕得不行。觉得用与之前不同的目光看着哥哥的自己十分丢脸。


无法率直地点头答应哥哥。


 


回过神来就一直在抱怨。


 


对不起。对不起,哥哥。


 


 


我很害怕接受空松哥哥的心意。害怕我们之间的关系会发生变化。变得不再是兄弟的我们会怎样,不安到无法忍受。


虽然我一直觉得空松哥哥是胆小鬼还很笨拙很没用还是笨蛋,但真正的胆小鬼是我啊。


 


同是男性。兄弟。


好害怕啊。当然会害怕了吧。


 


 


因为,我也是一样的心情啊。


 


 


“空松哥哥!”


 


 


其实我,也一直一直都喜欢着空松哥哥。


 


 


 


——————————————————————————————


 


 


 


“椴松?”


平时的公园。是第一次听到空松哥哥对我告白的地方。


我气喘吁吁上气不接下气,连好好地回答他一句都发不出声音。明明平时有去健身房的。想到自己究竟有多么拼命地跑又感觉有些害羞。


 


 


“怎么了?”


 


空松哥哥看着双手撑着膝盖使劲换气的我。然后,好像想要摸我的头一样将手抬了起来,又丝毫没有碰我就缓缓放下了。


 


“…抱歉。被我关心会感觉恶心吧。本来不想来这里的,不过呆在家里有些煎熬。


虽然我知道自己有些优柔寡断,但是没办法啊。我会努力去放下的。希望能早点儿回到普通的兄弟”


 


空松哥哥软弱的声音。感觉最近总是听到这样的声音。但是让他变成这样的也是我。对连耍帅的声音都发不出来的空松哥哥感觉到抱歉。是我让哥哥软弱到这个地步的。


 


“那我先走了”


 


别走。不要走。我是来见空松哥哥的啊。


 


“碰我啊!!!!!!!!”


 


发出了像是喊叫的声音。


 


“…哈?”


 


“我在哭啊!快摸摸我的头啊!!像平时一样说着很痛的话然后抱紧我啊!!还有七次没说呢!!!!!


负起责任啊!!!!!笨蛋!”


 


为什么是我在发脾气啊。我把自己当成什么人了啊。虽然不知道,但是在大脑思考之前话就先出了口。


 


“…我喜欢你啊”


 


“我喜欢你,喜欢你。我喜欢你”


 


九十四。九十五。九十六。九十七。


既然哥哥不说的话就让我来说到一百次吧。只是说了这么几次喜欢,胸口就如此难受,空松哥哥是用怎样心情对我说了九十三次喜欢呢。心脏收紧,心跳声在身体中回响,连这个都想让空松哥哥知道,扑进空松哥哥的怀里拍打着他的左胸。我这么自我中心也该有个限度吧。一直被烦着然后突然不来烦了反而大发脾气。明明是自己推开了空松哥哥给的东西,却因为没有得到而哭泣。像个孩子一样。


 


肯定是喜欢啊。


不可能不喜欢啊。


第十三次是被窝中的背后。


第二十四次是两个人输了猜拳而一起去买东西的时候。


第三十七次是放在包里的情书。


第四十二次是去澡堂的路上。


第五十次是只有两个人的起居室。


第六十一次是吃宵夜的时候。


如果不喜欢的话怎么可能像这样一次一次记得清清楚楚。


 


在这个地方有空松哥哥这件事,明明是这么开心的。说恶心是骗人的。怎么可能会变成恶搞的把柄啊。谁让这么喜欢呢。


 


“我一直无法相信。


告诉自己没有那回事。因为我们是兄弟还都是男性,怎么想都很奇怪吧。所以这样的奇迹是不可能发生的,两个人都变得奇怪了还心意相通了这样像是说谎一样的事情怎么可能会发生。


但是、但是。哥哥说了喜欢我。


说爱着我。


正因为是兄弟所以才明白。


明白哥哥没有说谎!哥哥是真的喜欢我!!


没有办法结婚,也不会有孩子。对着这样时刻都有可能面临终结的恋爱没有自信。所以一直觉得空松哥哥的告白不会结束就好了。


最开始是没有勇气拒绝,话虽如此也没有接受的勇气。


对不起。对不起,空松哥哥。让我跟你道歉吧,对不起。一直只让空松哥哥受到了煎熬十分对不起。一直以来都接受着哥哥的给予而且把这个当做了理所当然十分对不起。


我不会再逃避了,不想再逃避了!


我想要对哥哥说喜欢,也想听哥哥说喜欢我。想要和空松哥哥一直在一起让这永远不会结束。想要拉着你的手。拥抱我啊,呆在我身边啊。再用那些很痛的话对我说喜欢啊。光是兄弟已经无法满足了。


 


我喜欢你啊,我喜欢你”


 


将我的喜欢吸入体内,取而代之落下的是空松哥哥的吻。这里是公园。谁会来都不奇怪,所以本应该阻止的,我也不想大庭广众做这么不识趣的事情。但是,想要接受空松哥哥也想要被空松哥哥接受。那个吻感觉只有一瞬,但又感觉持续了很久。


 


“我喜欢你”


 


一百。


漫长又短暂的一百次告白,和最初一样由空松哥哥结束了。被用力拥在怀中甚至感觉到有些痛时在耳边的这句喜欢,在我心中激起了最大的回响。心脏好像被挤压一样痛苦。为什么至今为止都能够不和他说喜欢呢,为什么至今为止都不知道这份幸福的心情呢。眼泪停不下来,轻轻拭去我脸上眼泪的空松哥哥也在哭。


 


“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椴松”


 


我明明觉得我们两个无法成为一体,但拥抱的时候却像是拼图拼在一起的感觉。好像是自己的另一半就是他的这样不可思议的感觉。


哥哥垂着眉毛,一副不争气的表情。但是在他眼中映出的我也是差不多的表情。喜欢啊。喜欢到无法忍受。


 


两个人一起才是最好的。


正因为是搭档,像是这样互相喜欢着,仅仅是相拥都会觉得幸福的我们不可能不是搭档。


 


我一直期望着可以和空松哥哥在一起。不是被迫妥协而是自己期望着追逐着空松哥哥的背影。


 


“我也喜欢你。


空松哥哥,谢谢你对我说了那么多次喜欢。谢谢你一直喜欢着我。让我变成这样了你要好好负起责任哦”


 


“椴松。谢谢你让我说喜欢。谢谢你也喜欢上我。是我的Brother、是我的Buddy、也是我的Honey的椴松,我一生也不会离开你,从今以后我也会说上几百次几千次喜欢你。


我爱你。


我的爱闹别扭的天使”


 


因为好痛太痛了我又流出了眼泪。空松哥哥舔掉我的眼泪的行为毋庸置疑是得意忘形了,而且这个行为也好痛。但是与之相同的,不,在这之上,对着明明说了那么过分的话还要他负起责任的我,空松哥哥还说了谢谢,真是十分地温柔。


 


 


至今为止收到了你许多许多的喜欢,从今以后就让我来传达我的最喜欢吧。


我会拥抱着笨拙又容易感觉到不安的空松哥哥,让他感到安心。


也会一直陪在容易寂寞的空松哥哥身边。


 


 


 


 


天上闪闪发亮的一番星*注视着我们。


(注:一番星指夕阳中最初看到的星星,多为昏星。)


 


虽然是输给空松哥哥的裤子和路边的电灯的光亮,但是在我看来那胆小的星星比什么都闪亮。



评论
热度(76)
©草原黑土
Powered by LOFTER